城市    201X-XX-XX    星期X    ---     今日温度:-----    风力:-----    风向:-----

登录  | 立即注册

Lv.Pm 蝙蝠(游客)您好!登录后享受更多精彩

查看: 69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[文学创作] 2021年寒假奇人版主整理(第几回到第几回我也不知道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25 22:1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品发布
作品名: 奇人版主
作者: 开炸弹车
章数: -
是否原创: 二改
最后更新:

注册后享受更多功能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且说天下大平军兴起,坑出壳急全国动员,举力平叛。以车为行政总司令,咸理全国兵权。

大平军广动宣传,所到之处,百姓纷纷迎合,尽斩水使、易水旗,直逼国都。

车计曰:大平军之盛,得于人和。尽天时地利,犹不得败也。今之重责,乃促成大平军内乱耳。众军司令杂然相许。库献计曰:“雾周南宫,往日不和,可以此为眼。”车然,遂设离间之计。

翌日,车教库率五壮士,着天王南宫禁军之装往敌之火车站。特勤有报,曰北王雾周之子大雾乘车东进过此。六人暗手持炸药,埋入探测铁轨,旁嬉说,大雾列车至,顿时五雷轰顶,车乃腰断,腾空而起,大雾尸身不得见。六人大笑,故闻旁人,去。或报之雾周,周疑宫之暗害其子,大怒。遂召门下议士谋之,或曰:“南宫以天王之名,兴大平军。大王何不以天父之名,正讨不肖子孙!”雾周然,重赏之。乃兴兵曰“天父下凡,讨不肖儿”,改路南下。

南宫闻之,大惑。乃亲信之,无应。及知,雾周已攻入天王府,周令曰:“府中仆役军官杂人等,上至耄耋,下至襁褓,含天王南宫,格杀勿论!以首级数论赏!”南宫闻报大惊,令曰:“斩雾周首级者,重赏金三千两!”府中男女,上至鬓白,下至方言,无不持械相斗。一时血流成河,相互厮杀,甚者不知己彼之侍也。

库等六人藏于天王府井中,观此情此景,不仅叹曰:“内乱不成事。”许久,刀械声止,库抬井盖观之:天王南宫处,一王,三婴皆女,一女童,两妇;北王雾周处,一王,一士。六人乃鸣信号。

府外,天北大王交战,军士无心御侮,小周、Ender南北两路大军,势如破竹,攻破黑骷髅三道。其时,炸弹车率特勤军神行太保众正达天王府,闻信号乃入,见天北二王,尽皆昏迷;三女一男,八目呆视,不禁狂笑而出。雾周惊醒,曰:“吾乃天父雾周,下凡勘察民情,还不速速跪下!”车笑愈烈,雾周面露怒色,曰:“何不快跪!”车笑不能自已。雾周大怒,面目赤红,夺士之刃,挥之。车夺刃,雾周曰:“面见天父,如此无理,岂欲生哉!”适小周、Ender攻入大平军首府,冲入天王府,将三婴一童二妇、天王南宫、北王雾周并其士制,押入刑车,凭从发配。雾周仍癫,曰:“天父有令,大世将亡,请自入深山,为虎狼食戏!”车再大笑,曰:“闻北王自裁!”遂以刑车入深山,皆卸入。复日入,已然白骨。




且说车既灭北王雾周、天王南宫,欲返,忽有报,曰南王火車,西王建筑科技于主讨论区会师,定都主讨,国号黑骷髅。车即撰令EA、小灰羽部曰:“拼死抵抗,卫我国土。”乃率第一、二军部南下。
途京,坑出壳相迎,设宴。宴上,坑曰:“闻第三军部报,南王火車营军工厂若干,制利器,火炮、枪药之不尽其数,双方交战,吾步骑轻刃,恒败。”车应曰:“工业者,国民经济之支柱也;军工者,国之立于世之所以也。及安定天下,吾等须以工易农。”坑然之。车久念,又闻第三、四部已濒覆没。
宴毕,车按兵不动,二部拱卫京师。再撰令EA、小灰羽部曰:“即时起,放弃抵抗,保存力量,务必全线溃败,让主讨与敌。”EA不解,而行令,二部五百余士撤出手游大区,会师京郊。
大平军乘胜追击,势如破竹。不日围攻京郊PC攻略版,小灰羽驻军其中,西南已尽归其下。闻之车往。且说小灰羽前夜读罢《三国》孔明空城之计,仿之。遂遣老弱病残三百上城门,令哀嚎。南王火車至,观城上止有老弱病残哀嚎之,旁或曰:“小灰羽已日暮途穷,何不乘胜攻之。”或驳曰:“此乃空城之计,诱我深入,万万不可。”或又驳曰:“空城之计,计于城空,当攻之。”火車思良久,令炮轰攻略版。
观炮既备,城门众散。火車悦而曰:“未鸣而逃,乌合之众!”语罢,炮起。
且说小灰羽城中闻炮响,令都尉封小力曰:“坚守城门至百姓撤离为止,违者军法处置!”封小力遂领三百后备军往城门,慷慨血战,卒无人归,攻略版军民全部撤离攻略版。
火車大喜,领军踏尸入城。城门狭窄,火炮装甲不得入,乃留于城外,以五百精壮守之。悬黑骷髅于城上。
及步兵皆入城,休整餐食,城下地道,车特勤军三百由地道口出,燃城中小灰羽之预置茅草。城四角、东门、西门、城中茅草序燃。火車坐帐中,闻七路急报火燃,大惊,方知中计,分兵灭火。而军中携水皆喝尽矣。三百特勤左冲右突,于火海隐现,大平军中有传曰“火人”。城中火起,城外守军碍火車之死令,莫能助。而火愈来愈烈,守军之首繁锦令弃守救火,而水亦不多也,止灭城门之火,大平军无逃。
繁锦叹之,忽闻地振。乃是小周一路大军至。虽装甲火炮,地狭人惶而不得施,城外守军不时溃,繁锦率部投降。车周会城门,经察,火起后,車怨部下无能中计,或起兵变,車遭乱刀刺毙。




且说车羽二人,火烧攻略版,火車死兵变。下周尽降繁锦守军,俘装甲火炮二十架有余,士推归军部。车救EA,乃班师。却说西王建筑科技,观时局,遂弃起义,上山作王,天堑险峻避之。
坑出壳乃诏剿匪总军胜利改编,以剿匪第二军部之辖新编第三军为白骷髅军,主大平军事,直属陆军总部,陆军提督Ender兼将军。京外设庆功宴,将以上赴。
坑曰:“今黑骷髅兵败,乃大平军内乱也。吾等侥胜。南宫一众,出身显赫,故有先人之能、内乱之本。闻江南第三、四军部,遭敌重兵器伏,险全军覆没。军业故须兴。”
周乃告俘装甲火炮一事,示之于坑,坑大喜。车曰:“此良物也。易坛自古以来,积弊多。上有除旧布新、变法图强之念,水帖部百姓之福也。”
坑无得驳,悦然曰:“即日我国大改,除旧布新,明定国是。”众曰:“元首明鉴。”
坑茫然,四望,见金库,忽想起往年海洋之事。乃叫来金库、猫研二人,曰:“库猫二人,平黑骷髅有大功,应大赏。”遂以金库、猫研官职,报参议院吏事委员会议。
次日,参议院召议,通过坑前醉中所拟《明定国是诏》并库猫升迁之议。乃以金库为刑律政衙门尚书,以猫研为民意委员会御史大夫。会毕,司马令50829宣诏书全文:
「水帖部共和国除旧布新,明定国是。
一、明定政事
……
二、明定军事
……
三、明定民事
……
四、明定商事
……
五、明定教事
……
自即日水帖部纪元五十二年四月五日,诏行。」




且说初平内乱,车坑变新法,以法令颁行之日为公元元年四月五日。法初行,定于全国施。而诚施者,京城一隅并三军署尔。
行不达三日,服务器大区刺史磨砺自飞往京见元首。元首府闭门不迎,信之,曰:“新法荒谬绝伦,止有章名而无章文,莫教下自制新法乎?”不久,回信,曰:“元首知道。”遂去。
回信罢,坑乃召开炸弹车,问新法无文之事,车答曰:“军京行之新法,乃参议院之宣法,请教50829。”
坑乃往参议院,50829曰:“行政府之递交法令,确是如此。”坑疑曰:“有名无实,何得能施?变法革新,果迫在眉睫!”忿然去。
归元首府,又召元首大总管grun。grun者,年方八十七,少壮干练,乃国民警卫队国民侍卫军总编第五军将军也。坑问曰:“新法诏令,白纸黑字,门门具到,教汝亲递参议院,何成无字之书?”答曰:“不知。”坑大怒,拍桌而起,斥曰:“危国之名,汝当为首!为何不知?”
grun瘫坐,惊曰:“吾以之为常文常件,教部下递……”坑乃再召递者丶。
丶如实曰:“新法于路,强人所劫。只得依偷观之记忆,自编一书,递之参议院。”
坑问强人面目,俱细答之,或曰此与Q块论坛者相像。坑面目赤红,身颤,曰:“初平内忧,又来外患。玩忽职守,私观密件,致国安危露于外人,何哉!即扭送金库衙门。”言罢,昏厥倒地。
grun、丶遂绑赴刑律政衙门,金库见之,大惊。正逢车往来议事,车闻国民侍卫军报坑出壳昏厥不醒亦惊,乃赴坑府。
霖琴亦往,扶父身惊泣。元首贴身卫士报车曰:“依元首书诏,一旦其昏迷不醒,即以女霖琴为次任元首。”
车曰:“元首不过惊昏,数日便无事;况以弱女为元首,恐……”
卫士曰:“水帖部宪法有令,元首终身任职,可指定继承人。”
琴起身曰:“父不过劳累并惊吓而昏,几日便可恢复。汝及元首初昏则提此事,是何居心?岂望元首从此不省人事?妄议参议院吏事,可与grun之辈同罪!”遂无语。
车乃赴国民警卫队问罪。国民侍卫队营设元首府西2700米。至营,军士吏披甲,锐兵刃,车不得入。乃曰:“吾乃三军署都督炸弹车,水帖部宪法有令,三军署管全国大小军事力量。”国民侍卫队总司令暗月流光乃传言开营门。




且说新法无字之书,引得坑出壳昏厥不醒,车怒往国民侍卫队营。暗月令开营门,车愤愤而入,斥曰:“汝于此治军严耶?若有此戒备,何有元首之伤!”流光不解,问缘故,车具答之。暗月毕曰:“grun、丶,咎由自取,请严惩不贷。吾营誓不惜一切代价复还新法。”
车曰:“新法之文书,元首府必有所附存。然要者,乃吾国之要法机密落敌手,何一切以惜?”
暗月曰:“吾营愿征Q块。”
车笑而止曰:“Q块论坛,远大洋彼岸。EA精干水军,亦无志往。区区国民警卫队,何愿之有?”
暗月流光曰:“此一役,不必三军署调款配将之类,全由暗月自寻;若胜,以功赎罪,若败,以死儆国!自grun事起,余早有所念,国民侍卫队愿往者三千,已立生死状,只请都督之许。”
车为动,遂签之。暗月遂易服,去营筹款。籍其友雪岩等之助,不二日,既得银五十万两。遂购运兵船五百,浩浩征,车往送行。

且说坑出壳昏迷二日,太医卓力所救,醒。仍念新法之事。霖琴寻遍元首府,乃得新法副本,交于元首,大喜,欲递之参议院。琴曰:“不可。闻炸弹车曰,新法已教敌窃,暗月征之,未有所获。新法之文,或已闻于敌,若即行,恐不利。”坑然,遂藏副本于榻下,犹恐不安,乃夜夜与琴同床共枕,守法。

却说暗月自备棺一副,寻购之于路遇商船。五日抵彼岸,沙滩荒无人烟,众皆渴,暗月乃制海水淡化,众分得五滴,饮,不解意。月曰:“众士已立生死状,壮士可死国,重于泰山;死于口渴,不及鸿毛。”
士起,复前行,过沙滩,忽逢桃花林,并翠泉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
暗月异之,曰:“此泉碧绿,乃毒水矣。”士不敢踏喝,随其行。穷其林,得一山,山有小口,若有光焉。适口中出一男子,见流光军,大骇不已,逃归。月大疑,率军追之。从口入,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路乃阻却。
一人之狭,而有一重石挡路。暗月观泥土石痕,乃方置之也。便欲搬石,而石极重,不知如何而来。
或喊上望。暗月方悟,石乃狭上人掷矣。方知中计,急令撤出山口。卒安。适山口上山石滚下,大小石等,不下一百。众大惊。
月乃令军爬上山口,全歼匪敌。国民侍卫队皆从良训,不在话下。山上掷石者数人,尽毙。遂教军下山袭入村寨,暂时休整。
而村中房约五十户,不闻丝声,若无人尔。暗月令六十成组,悄入户息,秋毫无犯,若有活者,急上报。
不久,或来报,曰房中有母女二人。月趋往见之,而言语不同,遂以手示:左手若碗,上吐三滴唾沫,若渴乏不力状,以左手之碗饮之。遂精神焕发,又作以碗舀水状,求问何地有水。彼妇悟而然之,领一井前。
暗月精通毒学,取水样观之,不敢果断。遂唤其女,年方八岁,交迫饮之,无状。月乃令放井为饮,又见妇久徘徊井边不当,恐下毒、投水,乃软禁母女,于井边设哨,专人取水、限量供应。
军夜宿其村,暗月乃与母女同床。其女甚慕之。晨,将行,女与暗月恋恋不舍,月怜爱不已,乃予一弹壳为情物,大喜,而不知此弹正为山上交战暗月所用,正射杀其父,于尸身撬出,擦干为藏也。




且说暗月流光出征Q块论坛,结忘年交,去村进军,直逼京城。所过之处,与百姓皆秋毫无犯。
百姓疑之,不久,“上帝遣天兵天将进京勤王”之语传。
暗月行军之程,亦遣军中精干化作常人,出军打探,乃得新法泄露调查报告一书。新法已落入Q块世界总统之手,经手可观者十,首者三人已死,余皆高官在京。或日,暗月闻百姓语,大彻大悟,半卷水帖部旗,往来皆诵《经》,仿天兵。
至京,暗月使使入见城守,皆一本道,曰:“天帝盖闻汝国之事,心念国民,乃遣吾等天兵进京勤王。”竟信之,暗月三千大军得入。尽见高官人等,于七余者水中投特效药,三日而可见效躺毙。毕,及将离,暗月于京郊设一坑,点火,作怪礼,骗来新法,教军内速记者读,罢而投入烧毁。京人皆称赞、拜之,遂去,Q块者无知事实。
暗月令原路返回,及沙滩,又入桃花之村,欲见其女。私教军士搜查,报曰村中查有一女,怀揣弹壳,暗月速往,果其女。问之何故,答曰:“母一日舀水,不慎跌入井中而亡。近日皆盼亲,择草而食,夜染感冒,不知如何是好。”暗月父情泛滥,深怜之,教军士厚葬其母,又留一时,清洗其身,予之饮食。收拾罢,乃呼月“兄”,又问其父何在。暗月闻之大伤,哀哭不语,携女归军,欲齐归国。
副手见暗月面色,惑而曰:“将军如何?”暗月勉曰:“无他,吾命已结,即启程归国。教军中厚待此女,吾有愧之。”
三千大军,乘船归,无一伤亡。而月得终生之愧也。

既归水帖部,炸弹车率三百人于港迎,其众不凡:提督Ender、EA,司马令50829、御史大夫猫研、国民警卫队总队提辖向天,皆在此中。元首感冒不出。
暗月转悲为喜,投馆于海,上岸。向天曰:“暗月流光,不愧此名。”喜而相拥。或军士齐围一童上岸,车不解,问暗月此何人。月曰:“此吾之愧所以也。临行,吾誓与Q坛百姓秋毫无犯,而于海岸则杀数守村百姓,此其女也。誓以终生相报。”
民政衙门尚书掠夺者曰:“此女貌相,倒有几番易人姿色。可容查之?”月推之来日。
遂赴庆功宴。不久,上传诏,称善暗月之功,乃以暗月为水帖部中央政府三军署特勤总部战略忽悠局少尉、特勤总部右提督,纳为参议院总议会议员,赏金赐府,如此如此。




且说暗月胜利班师,携女归。经掠夺者察,此女乃易人,系拐卖之Q坛,父母业已双逝。暗月乃以其为女,取名“Light”,安之特勤府。
却说车因护法有功,附职参议院行政部尚书。不日,50829、坑出壳、开炸弹车乃重置参议院议员,增议员为人次五十,革议员为人次九十七,整顿议制,颁《参议院章程》,奠基新法。
十日毕,各区推举之议代表并国参议院议员皆备,而召水帖部共和国第一次国众议事大会,评议、修整新法,三十有七日而果,全票通过。
水帖部天启元年四月二日,参议院司马令50829于会堂宣《明定国是法》。
水帖部天启元年四月三日,全国广印新法。
水帖部天启元年四月五日,水帖部共和国元首坑出壳制《明定国是诏》曰:

“按:自网易兴起,论坛沿袭旧制不断,循Discuz!3.3旧法。而邻国x3.5以至DZQ不断,深动国人之心。

“诏:自水帖部天启元年四月五日,水帖部共和国全国上下,推行《明定国是法》。

“水帖部共和国元首 坑出壳 天启-1-4-5 . 08-00-00 制

有新法书为证:




一、明定政治
1.水帖部共和国设中央政府,各地设地方政府,边境设边境政府。
2.各政府辖制体依原宪。
3.中央政府辖原京城并京郊五版,为中书省。
4.地方政府分而治之,具独立立法权、治安权,各辖一行,行政、军事属中央政府。
5.边境政府主军事,兼济政治,各辖一边省。
6.中央政府辖之民意委员会易名为人民监督会,督导行政府、参议院行事。
二、明定历法
1.以水星为示。每年为月三十六,每月为日三十,每日以24时辰计,每时辰以刻六十计,每刻以分六十计。
2.重置水帖部共和国国民年龄,本法皆此然。
三、明定教育
1.教育乃立业之本,自设三等学制。
2.适龄国民必修一等学制,选修二等学制,考修三等学制。
3.一等学制之于七、十一,共五年。
4.二等学制之于十一、十四,共四年。
5.三等学制之于十四、十九,共六年。
6.至于非适龄、三等学制不中第者,可考修四级学制,无龄格。
四、明定经济
1.鼓励实业。
2.废除易坛旧币值,颁新币制:以毫、厘、分、正、银为制,百而进。以纸为币,金银不再流通。
五、明定疆域

本法未尽者,元首令行。




且说新法颁布,参议院以炸弹车为中书省刺史,以磨砺为服务器版刺史,以hyhyh为分享版刺史,以路伯为手游版刺史,即行。
却说Q坛折了正副总统,参议长adfds升任,愁闷不已。部下张程宇献曰:“总统之殇,乃盗窃水国新法,并非水军意在杀吾坛总统,何得苦闷?”
adfds曰:“吾苦此诚也,而更苦者,乃Q坛泱泱大国,经济陷危机,如何是好?”
张程宇曰:“不妨以武攻它,而得资源之要。”
adfds然,即日解散议会,修改宪法,君主专制始,备战。不日闻之炸弹车,车令暗月曰:“即日放出谣论,一本道陈说我军装备,以忽悠adfds。”
暗月初涉战略忽悠之务,绞尽脑汁而不能得,归府。观Light于墙涂鸦,大怒,方欲呵斥,忽见画乃记之武器,转怒而和,曰:“何物之画?”L具答之,月兼听兼书记,大喜,稍加润色,满意之。
暗月又问:“可有其他武器想法之类,可否告我?”Light领其随往,至其室,四墙便皆涂鸦也。暗月怒而不敢言,耐心记之,皆润色成文,遂递战略忽悠局以传,得众赏。
数日,“水帖部共和国高达部队”谣传之Q坛,闻于adfds,欲罢兵事。
部下张程宇曰:“不可信!水帖部既知我国动员,何泄露自家机密?必忽悠之计也。”adfds然,心定不动,又下令设Q坛调查局,广查水帖部间谍,竟国清,三军署再无报传。
车自语:“此计适得其反矣。Q坛举国之力,袭水帖部,何以应?”苦思,往行政府,告元首。坑出壳曰:“事已至此,只得以国制国。”
翌日,参议院行政部召急会,议Q坛之事。车、月主战,研主和,双方激争,无果。却说会上,忽有报曰京城主城门失火,众急散往救。
车至,火犹盛燃,城门顶仿佛有人影,百姓围观。车令士着火服上城楼擒之,乃Q坛一巫师,车问曰何故,答曰:“水帖部已死,Q坛当立,岁在天启二年,天下大吉!”语罢,七窍流血毙,抢救而无果,遂就地戮尸,投之火,顿时灰飞烟灭。
未及城门火灭,又有报曰:“元首府失火。”车又至,火燃盛矣,坑出壳火中逃出,见车而泣,曰:“Q坛之祸!”车观府上房顶,亦有人影一,自上擒下,又为巫师一,又曰其语,又七窍流血而亡。车不敢令戮尸,就街而放,不令触之,不久,其尸又化烟而去,向西南。
须臾,来报,三军署失火。众至,犹前状,车不令擒人影。却说三军署逃出者,皆全,独无Light,暗月大惊,急入府而寻,未及入府,Light自出,目闭,抽泣不止,嘴中唯曰:“此非火。”
车异之,细问,而Light闭口不答,只张目往人影处。暗月拔枪,射人影,倒,火随之而停。至人影处,一人倒地挣扎,车问曰:“汝可识吾耶?”其人曰:“不料此童女,毁我计!”车令送之医。Light心神缓定,无人问而曰:“听得此人同其火语云,欲以计假巫师,惶人心。”




且说Q坛既遣巫师往坛,欲以假火,火烧京城,谋杀元首,以便攻易。计竟不成,Light立大功,坑出壳亲往见之,遂与霖琴结友。
却说参议院复会,研感时局,痛斥Q坛之行,卒然战。车乃闻坑出壳,坑遂制诏令全国军队将军以上进京召会。
车曰:“不可。Q坛随刻可发兵,事已此急之,空全国上下将军,恐不利。今闻京中有奇巧人曰承越,能以径寸之计算机,为视频会议,为直播,为语音,为打卡,为作业,罔不因地制宜,各具奇效,尝集之于一体,盖名钉钉。此物可助国也。”坑然,遂使使诏承越,不时,视频会议急始。
即水帖部天启元年四月十二日,坑出壳制元首特诏,宣国战时。乃分全国可使军队十万,以为前、中、后三路。以坑出壳为三路总督,以御史大夫猫研为人道顾问,以司马令50829为总调配,以暗月流光并Light为左、右军师。
又以EA为前路总督,以开炸弹车为中路总督,以小周为后路总督,备不时。
坑又于钉钉下发作业,道:“与敌相遇者,拍照上传。”
四月十五日,全国动员罢,前路军乃五万三千,中路军四万八千,后路军五万九千,共计为军十六万余。四月十六日晨,EA观海,见远有不妙,又接车报。车道多周不闻踪迹之Q坛谍有报,自云遭Q坛捕入狱,苦凿壁十天乃出。EA令全路预备,又提交作业予元首,坑出壳乃设为优秀作业,摄令全国戒备。
数时毕,不妙之于海疆不足十里,EA钦点前路水军一司都督小灰羽出搦战。前境不妙,乃Q坛水军先锋,为舰二十,为艇五,领adfds密电,脱离百里外之总军,打探消息。领军者,恩特人是也。单有一首诗道恩特人的好处:
随王征战无时停,万夫之中取风铃。
水军之战独专精,敢以少数胜强兵。
率离百里孤军行,称道Q军水中鹰。
若问英雄何为评,恩特为姓人为名。
羽之司,为舰三十,为艇三,前路水军之王牌也。
恩特人令全军变阵,作燕字,旗舰当为首。小灰羽远观,却教全军作双阵,并进。双方交战,是役也。
恩特人诡计多端,诱羽入坑。羽部损失殆尽,旗舰周潜三艇,环破九洞,将沉之。恩特部飞登,夺甲板,欲俘将。是时,Q坛水军大部至,舰炮声不止。大掠旗舰,小灰羽未及吞弹,既遭俘。
EA卒不得一舰艇之通信,乃大惊,急遣舰二,并兵三百来救,军将路伯。大军至,小灰羽乃横躺恩特部旗舰甲板,数敌士围护。及细观罢,路伯卸镜,而二舰环敌,已然刀俎鱼肉。未及令战,敌炮集火,路伯跌入海。二舰无首,却说大副南半岛易帜,领二舰降敌。
路伯慌游拍打,竟至恩特旗舰,乃趁敌不备上舰。偷袭Q人,夺而易衣,假军士入甲板。混入人群,溜入炮室,转而向舰,须臾甲板卧倒成片。路伯趋而救羽,而舰内援军已至,急卷其入海。
总督EA见援兵无回,大骇,乃报三路总督坑出壳。止回曰:“坚守,勿失何城。”前路大军遂围岸设防,大设海岸炮,舰艇入港不出。且说Q坛海军大部逼近,EA令集焦袭之,破沉恩特旗舰。何耐寡不敌众,中乃Q坛先锋舰恩特人,左乃南半岛,右乃阿斯,后有v张摇旗呐喊,齐头并进,攻破首道防线。总督EA前线中流弹,倒地不起。
适Q坛陆军运兵船入易境,乘水军火力登陆,势如破竹。当晚,前路失城逾二十,五城遭屠。Q军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暗月夜观星象,语坑曰:“今吾观天星坠落,必有大事。”坑急求教何事,暗月不语唯叹。
次日晨,开炸弹车授密令,出兵前线。EA略愈,前线战。且说Q坛陆军既登陆,依张程宇妙计,以1337为陆军总司令,全力推进,直逼京师综讨。
军至前路守界境服务器版,遇一中路军侦查队。1337令全歼之,却着前路军军服。止一人逃脱,奔回中路兵部,报曰EA派军来杀,或已叛变。中路军一司为先遣,都督向天,闻报大怒,一面使人报车,一面令速速行军,进攻EA部。
且说1337故意放走一人留归报信,不再行军,转而突袭EA部。EA闻讯,自领兵相迎,又派兵五百,着Q军军服,袭Q军。1337部下mini领兵至EA阵前搦战,未及EA出,自有一部报称增援,持假诏,来助mini,mini大喜,纳之。EA乃擂鼓,率骑兵二十出阵。mini笑曰:“此乃光杆司令乎?”遂令射击,未及语罢,曩者假援之兵起,俱杀敌兵。二十猛骑疾出,mini身中为刃四十,喷血而亡。
EA乃打理战场,率军出,以迎援军。不时,向天EA兵遇。向天见EA率壮干骑兵二十,与着Q军军服者交谈甚乐,忿然曰:“总督大人投敌焉?叛徒,贼子!”EA曰:“自以迎援,何来投敌?”向天请侦察出,侦察观Q服,曰:“就是!”乃下令进攻。
EA亦令迎战,又写书回部请援兵。双方兵起,呐喊震天。援兵至,EA高呼曰:“反智国大将军,明年此日,必汝祭日!”向天曰:“乱臣贼子,今年此日,必汝削爵抄家之日!”
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


且说EA、向天反目成仇,掀起内战。傍晚,二军皆鸣金收军。适中路军援军主力至,向天尽叙其事,乃派小蛇椰子往EA部议和。EA曰:“吾欲剿反智国,拦路者不计!”炸弹车回闻报不解,按主力不动,令不许参内战,以钉钉回报坑出壳。
元首批曰:“德当责,法当裁。俱剿之。”遂令猫研领后路禁军三千,即日起兵,赴剿EA、向天,又令中路主力二万改编为前路军第八、九、十、兵团并特勤兵团,赴复疆。
却说1337闻两军内战,登台而望,嘻之。忽卒下报曰,四面皆兵。乃小蛇椰子领兵三百乘空至,欲斩敌首首。而1337腾空而起,燃台。运兵直升机观讯,疾降驰往,正撞死1337并其部下。
椰子搜查1337尸体,得密件不可计数,藏于身,率部升空而离。适航至EA阵上,EA仰指曰:“此乃反智国大国王冯侠立前来视察。”乃令防空炮击之,椰子自驾其机,逃离追击,迫降向天部空地。
向天观之曰:“此乃大智国空降兵前来突袭。”乃启兵三百往歼之。椰子怀抱1337尸体并密件,率部仓皇逃离。
逃出向天部,余者不过五十。未及识得车主力方向,又遇上1337部巡逻队兵一百。为首者乃地瓜,地瓜视力极佳,可千步观虫,一眼便看中多人围环之椰子怀中尸体,喝曰:“是大元帅!”众攻之,椰子再逃,不久听得喊声大震,乃是Ender来救,杀退敌兵,救下椰子。
小蛇问如何来救,答曰:“总督观定位信号并记录,思小蛇中难,派洒家率兵五千随信号而迎,正遇将军于此。”蛇大喜,述缴密件之事,Ender想起车临行前嘱,若有敌要信,速速归报。乃使起神行法,携小蛇飞至车营前。
车闻之,急请入。阅敌信毕,乃知1337令准备散兵突袭大营,空降元首府,斩首坑出壳。遂教军三万,尽举兵速进,全歼陆上敌兵。
Q坛,adfds闻折了1337,大惊失色。部下张程宇献曰:“吾有一远亲,名唤封小力,其邻乃哦普,二人武力高强,称霸一方,可以重金请之。”
adfds只得应了,拨金五千两,使张程宇请封、哦二侠。
张程宇骑千里马,两个时辰便到。时封小力正与哦普比武,不分上下。张程宇举五千两金呼曰:“二位壮士,小人张程宇来迎!”二人乃息场,接见张程宇。
宇曰:“今吾国在水帖部战事,想必耳知。陆军大元帅1337殉,无人能领兵,上遣余来请二位壮士进京,总领兵事,远征易坛。”
封曰:“就离谱,俺们俩打家劫舍,称霸一方,做了头子,何干你那鸟事?”
张程宇乃献金,哦普语封曰:“此金乃吾十辈不能取矣!”
封曰:“倒是可。但吾二人做惯了头子,决不做什么鸟将军。洒家征易,乃是吾国助Q,决非什么招安。”
张程宇无计,只得许之。二人又争起王位,比武以断,卒以封小力为大王,哦普为小王,号曰“反智国”。
封欲拖留数日,宇以三寸不烂之舌,陈说利害。封乃挑精壮小喽啰五千,又以管家钉子为山寨临时大王,打出旗“反智国大元帅助Q坛剿灭水帖部”,随张程宇进京。




且说封小力、哦普打出“反智国”大旗,随张程宇进京见adfds.
张程宇事先寄加急文书,教知封小力称王一事,自无误会。及京,adfds率文武百官于城门前迎,挂幅曰:“迎反智国大小王进京”。
封小力观了大喜,手指adfds,谓张程宇曰:“此汝大王耶?”张程宇惊曰:“此乃Q坛总统,手指之,大不敬,当诛也!”
封小力曰:“什么鸟规!?洒家乃反智国大王,谁敢杀耶!”张程宇连声诺诺,请见adfds.
总统乃大喜,曰:“果是一个好大王!”哦普观他坐于宝座,毫无起身之意,大怒,曰:“你这总统,好生无礼,还不拜见我反智国大王!”
adfds亦怒,欲杀之,张程宇于耳旁曰:“我坛朝中已无人,望总统息怒而先就,及水帖部破,再杀不迟。”adfds然,起身,又跪拜三,哦普乃许,众入城吃宴。
宴毕,封小力大醉,出厅而坐路旁乱语。见路旁有一女,姿色貌美,年不及二八。慕之,起身追之,揽入怀中,未及其女应,衣已撕却。适巡逻队至,救民女。方欲押封小力回警局,其席散,众出厅,哦普见封小力遭捕,直冲将去,望巡逻队长头便打,顿头破血流,当街而毙。adfds远观,叹其功夫了得。只见哦普又出拳,救了封小力,劫了民女。众小喽啰来迎,力对众曰:“此地不宜久留,即日便行将水帖部!”
却说开炸弹车既令推进,Ender、小蛇、炸弹车三路大军日夜不休,而敌群龙无首,一溃千里。不出二日,收复失城三十有余,距海岸不及百里。
又说EA、向天数日酣战,皆疲。猫研既受坑出壳令率三千军剿平内战,方至,宣元首亲笔长书,二人正欲寻阶以下,大喜,欲归降为猫研下。而猫研念EA之通敌、向天之旧仇,不许,作了个知会,令其率部回中路军总部待命。二人乃收兵,研遂行军,援炸弹车。





且说陆上Q军,自折了1337,不敢再战,能逃则逃。加以车军备足,唯避于孤城中,着火力以阻。
车三路大军剿灭杂敌,遂会师EC版前,安营扎寨,欲作久战。车乃召小蛇、Ender,曰:“EC版向易守难攻,今亦如此。请诸心体有备,作长久之战,复我最后一版。”
正议时,猫研率三千援军至,设营,又赴车阵。车闻之大喜,请研入,曰:“昔汝为EC版居士,攻此版下,可有妙计?”
研曰:“吾尝做一密道联通版内外,但需由内开之。只得吾亲走一遭。”详述其计,车依之行。
乃除守营阵官兵,皆令日夜不休,制作纸人。次日,令小周一司兵五千,每人手脚各连结纸人九,遂以一抵十。五万大军出营,至EC版城门前搦战。
城门都尉观之大惊,请来临时总司令7331. 7331观之亦惊,语部下云:“水帖部小小一司,竟如此庞也?”小周于城下叫骂不停,而不开战。7331愁闷不已,忽报城北门来一人,称能助Q坛,大喜,急迎之。
及北门,只见那人羽扇纶巾,端站门前,闭目不语。7331乃令开城门,欲请其入。而那人犹不动,只语曰:“吾为救Q坛,弃庙下山,此礼耶?不诚。”7331乃大跪不起,其人面露笑色,缓步入城。7331一路随行。
关了城门,其人曰:“吾乃空书,且唤作太师,特来助汝,以顺天道。”为证己功力,假问了7331生辰八字,口中念念有词,后目乃开,陈述其生平经历,皆炸弹车之查而得也。皆实事也,7331大惊,跪拜曰:“太师果非凡人!”
空书又曰:“汝城正门可有战事也?可有人来搦战也?”7331答曰:“诚也。请太师教。”空书随行,至正门前,小周犹叫骂不止,见空书至,笑曰:“汝坛无人耶?请一教书先生来战?”
空书大笑不止,曰:“以纸人搦战,汝水部何谓之有人?”7331惊,耳问空书曰:“太师之言?可实否?”
空书高声答曰:“然诚!此雕虫小技,只得骗汝也!”乃令放火箭,小周急退兵。7331观之大喜,更尊空书,封之为Q坛特遣军第一大神机军师。
却说反智国大军,自掠了民女,便率一万大军,渡海而征。而强盗土匪者,不善水行,多有不感,更有死伤。




且说开炸弹车既得了情报,说Q坛大军一万,唤作反智国,起兵渡海。乃密信空书,命其速速骗开之门,以巩固海防,消灭内应。
空书受令,当夜直奔7331寝室。及门前,轻敲门三下,7331开门,见是空书,乃迎入之。空书观室四周,奢华之极,金碧辉煌,与室外寒风苦雪判若两世,眺其床,有动然,可为娼妓。
7331挡定空书视野,问曰:“敢问太师此行为何?”空书又闭目不答,7331连磕上三个响头,乃曰:“吾夜观天象,此城今夜,必遭敌军所劫!”大惊,问如何能解。
空书答曰:“倒有计可避。东山脚有一山洞,乃吾百年前修行之所,是有青铜剑一,以之施法。”7331乃穿了衣服,便要随空书行。而空书止之曰:“不可如此之急。敌军劫城烧寨,在明日凌晨3点许,此时往之取物施法,时不合也。况吾不知水帖部军详细,如何施法?”
7331叹己愚钝,乃给空书签了通行证,以察水帖部细实。及行,空书笑曰:“大王英明,许吾出城,而可曾忧吾之目的,不怕吾出城投敌乎?诚然,吾乃天意来助,而如此,作破例予三军尔。”7331然,增派保镖兼看管二人,左右随行。
三人既由正门出,行五百步,远城,空书谎称无聊,乃与二人闲谈:“车欲攻羊,俶尔警至,而知羊乃男身,车如何定罪?”适二人争论,空书撤身后,以长绳一并勒死二人,又脱了二人衣服。旁有场,主积薪其中,乃藏尸于麦垛。
空书乃快步而行,不久至水帖部阵前,守阵者乃小周。哨士观前有人,乃鸣枪示警,空书急呼旧约口令:“爪巴!”小周于帐中闻之,急出查看,果是空书身背双军服至,请入帐中,驱散闲人。
周曰:“君之计,总督俱已告知,今夜来至,可是总攻?”
书答曰:“正是,总督既令余速绝7331,今夜乃设计:凌晨3点,赚7331上东山,杀之并开暗道,而需精干亲信者二,着此二军服,以为内应。汝可写一电,教椰子、Ender领一路军去东山郭外埋伏。”
周急召二人出,空书告辞,随去。




且说空书设下妙计欲绝了7331、收复EC版。既归,7331于城门迎,未察二士异。
7331曰:“已备了行装,随行卫士二百,请太师令。”空书慌摇头曰不可,道此之不成,要7331自行。7331念起1337临终之嘱,如何不许,又相逼之,空书只得令行上山。
及东山麓,空书忽止行,7331问缘何。书答曰:“军中有人心向斜道,天已有令,不正者不得上山。”7331曰:“吾可留此军于山下,但何人来护?”空书心喜,曰:“出城时护我二人,久经历练,心正之。”7331许,令二百人巡山麓。
四人乃上山。及山顶,空书曰:“此已顶也,请君长跪于此,面向城内,吾去取法物。”
7331乃面西长跪,闭目养神。书示意,二人手起刀落,7331毙。猫研藏诸土中。
研观表,已是凌晨3点33分,面城外,高喝曰:“吓!灭水帖部!”又进地道,开了暗门。城外椰子、Ender、炸弹车三路大军闻口令,半卷蓝旗,顺向而入。
先是Ender一路,随研领路,上了东山,乘树草之庇,架起火炮。中乃炸弹车一路,盘旋下山,借草土活埋山下。后为椰子主力,分布东山上下。
城中太守3317顾7331久不归,遂宣其已死,自立为EC版大帝版主。
及日出,研下令作战。炮28门,鸣540响,城中大小建筑,皆残垣断壁,唯太守府安然,乃昔猫研之功也。太守3317闻报封连如雨,大骇不已,出府而观,乃晕昏而倒。适车军至,遭全歼。
却说封小力一行,航于海上,虽有死伤,战力犹存。适车等欢庆,封小力至。




且说值车等欢庆EC版解放,封小力大军登陆。海疆代管椰子急遣报炸弹车。
车闻之,大惊,乃令止庆,即刻行军作战。适封小力大军鸣首枪,正中观战椰子之腹,重伤不起。岸卫军群羊无首,尽皆溃退。
封小力上岸,打出旗曰“反智国大国王西征”,直奔EC版而去。猫研先遣至,封摆阵施法,俶尔电闪雷鸣,暴雨不停,不能敌。研立于阵前,身先士卒,反遭封军掠去。
车又率三路大军至,前报曰椰子重伤,车感叹不已;又说猫研被擒,车怒发冲冠,未及其语罢,便直冲前去。封军未及布阵,已破也。车单枪匹马、一路冲杀,封小力观之,大骇不已,令收兵。
大军酣战,追击之。比至海边,车令停兵,而封已破釜沉舟,不得退海而逃也。封乃召猫研,曰:“汝貌甚美,何而为贼?”研闻之大怒,而身绑缚,唯手舞足蹈。封观之笑声连,研愈怒,竟不可动。忽闻远有航声,封出帐察,乃EA从海至。
车亦闻察,大喜,令进攻。
封急备军,往前线,欲施法。EA指之曰:“反智国小匪,止会妖术,敢称国王!”封不语,正欲起法,EA部出兵。封后撤,又有一军,乃炸弹车、Ender至。封走帐,欲以研为质。方入,一刀刺胸,乃研已松绑夺刃,正逢封至,遂杀之。
及车、EA二路至,封已倒地不起,研曰:“帐内哦普月儿,亦已捆于中。”三人入帐观,而其已吞药自尽。研令投尸海中,以漂回Q坛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-28 22:59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第二回至第十六回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MC水力量论坛

GMT+8, 2022-7-2 15:37 , Processed in 0.129540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